笔下文学 > 玄幻小说 > 我真的有金手指 >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五行灵宝
    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MM 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五行灵宝”

    荆守心中一动,蓦地想起五行盘这个名字,着实有些惊疑不定。百度笔趣阁MM,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两者是否有某种联系呢

    靳雄注意到“陈逐浪”的吃惊模样,先朝着门外瞅了一眼,再指了指桌上颜色较浅的一粒投影玉珠小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陈老弟,资料都在里面呢,和秘库搞到的资料先看这个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他恢复了此前的正襟危坐,直到对方收起那枚玉珠且没有发问,才收回外边的隔音法螺和阵法。

    “陈老弟,咱们就这么定了。今日你交待一下,明天到符天山堪舆矿脉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荆守一愣,心里也泛起了嘀咕。啥时候说好的,刚才提了吗

    靳雄可不管那些,站起身拍拍衣袍下摆,径直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记得让人安排一间客房,师兄我就不另寻住处了。”正要迈出门槛的他随口甩下一句话,仿若笃定对方一定会同意。

    对此,荆守也不以为意,来自现代的他最烦的就是各种规矩。靳雄性子洒脱又没有什么坏心眼,不然也不会被他人算计。

    吩咐在厅外伺候的李代平去安排客房,他自己则拿起那粒被指定的投影玉珠查看。

    其内容并不繁复,都是一些专门整理出来的文献资料和修炼界传闻,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与“五行灵宝”有关。

    玄宝之上便是灵宝,但灵宝十分稀少。大多数腾云境强者使用的还是玄宝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灵宝和玄宝最大的区别在于,灵宝拥有完整意识的器灵,斗法时可以脱离主人单独战斗。与玄宝相比,两者有云壤之别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荆守忽地想起送给小金的铜鼎。百度笔趣阁MM,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那铜鼎就蕴含器灵,使用灵魂鉴定术也被严重警告,当时以为它是高阶玄宝,此时看来应该是一件灵宝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还与一件灵宝有过交集,他多少有些激动和满足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现在他也没有半分后悔与实力不匹配的宝物随身,是祸非福

    在诸多灵宝之中,又以五行灵宝最为出名,威力也强横得多。有人猜测这可能与五行界的特性有关,却一直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据。

    当今修炼界,能够拿出五行灵宝的也只有四家青木宫、锻金门、土行宗和水晶宫,若再加上已消亡的离火教,正好凑齐了五件五行灵宝。

    青木杖、锻金锤、土行珠、水晶剑和离火钩,在五行界仅仅出现了这五件

    离火钩随着离火教的消亡不知所踪,有传言,离火钩被人带进了符天密境。

    靳雄给出这些资料,只因为他怀疑离火钩被埋藏在符天山某处,并未被真正带进密境。至于原因,玉珠中没有相关的交待。

    不过,在资料的最末位置,靳雄再次以文字提醒另一粒投影玉珠不要查看,除非能够进入符天密境。

    荆守不信邪地拿起那枚呈现暗红色的玉珠,却发现其上被附加了自毁阵法,只要有玄气催动就会即时损毁。

    神神秘秘的,搞什么鬼

    虽有好奇心作祟,但好奇害死猫的道理荆守也明白。

    符天密境百不存一,鬼才想进那里呢。

    荆守嘟囔了一句,干脆将玉珠扔进了储物带,懒得再理会。

    抛却吊人胃口的第二粒玉珠,靳雄的提议还是很有诱惑的。如果离火钩真的在符天山某处,跟着找一找也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离火钩属性为火,埋藏的地方定然是火属性矿脉。若真能通过分金定穴的手段找到,以此换取一些稀有炼材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随着修为日益精深,森罗剑已经跟不上境界,而他又不愿意以玄宝升阶玉走捷径。

    只是堪舆矿脉,现在又不是符天密境开启的时间,根本用不着同黄符门交待什么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。

    靳雄早早来到荆守所在的房间外等候,神态自信从容,还不时自花坛里掐下一朵鲜花放在鼻子下嗅闻。

    这番做派,令得刚刚推门外出的荆守一愣,不知该以何种方式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陈老弟,咱们这就走吧长路漫漫,幸好师兄我带了两壶好酒。”

    靳雄随手扔下刚刚还视若珍宝的鲜花,跨上早就准备好的符舟。动作若行云流水,潇洒之极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“应允”了对方,荆守也没有临阵退缩的道理,紧随其后上了符舟,口中却在借机询问。

    “靳师兄,现在陈某已经上了你的贼船,是否可以交个底了这次真的是去堪舆矿脉”

    如果说昨天给出的玉珠是在打消他的顾虑,那就不会有意无意地提到五行灵宝。就算是一座大型矿脉,相比于离火钩这件灵宝,也还是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堪舆矿脉,离火钩就算摆在你我眼前,以咱俩的实力想要收取也是困难。这类高阶灵宝的器灵最是认死理,根本不会臣服于弱者。不过,要真是发现矿脉,完全可以打包将它出售给神符门。”

    靳雄口吐唾沫、兴奋地向合作伙伴解释,根本不在意唾沫最终的落点。

    荆守借着斟酒的机会,略微偏了偏身体让过飞来的温润轻雨。

    “靳师兄,咱们可提前说好,出售归出售,陈某的那一份可要提前约定好。哦,还有,等到了符天山,陈某堪舆需要靳师兄回避一二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总得在事前约定好,免得重利当前失去了情分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咱俩谁跟谁啊”

    靳雄大大咧咧地拍着胸脯保证,可见他完全将“陈逐浪”当做了自己人,散漫惫懒的脾性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好深入险地,保证玄力充足当是第一要务。你我轮替操纵符舟,你先来”

    迄今为止,两人还是单纯的合作关系,荆守也不愿意继续享用对方的唾沫雨,干脆主动掐断了话头。

    符舟除了没有四周的围挡,平稳性和舒适度均有保证,在其上打坐修炼也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符舟之上,两人各司其职,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五行界五大疆域大体相同,宗门选择山门驻地、散修选择清修洞府都会尽可能远离险地和绝地。

    一路向西飞驰,下方山林的阵法痕迹越来越稀疏,就连世俗城镇也变得稀少无比。密林险地倒是越来越多,猛兽凶禽不断发出狠厉的叫声,仿若是在警告外来的入侵者。

    靳雄也听得厌烦了,将符舟再次升高远离下方的山峦密林,也甩开了在身后跟随的几只猛禽。

    足足飞驰了一日一夜,沿途的浓郁翠绿渐渐消失,景色变得荒凉起来。此前时常出现的猛禽凶兽早已销声匿迹,偶尔能看到几只蠢钝不堪的普通野兽。

    此处的风景已与西荒域有了几分相似,但却少了勃勃的生机。依据此前看过的地图,再有两个时辰便能到达此行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