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玄幻小说 > 天道罚恶令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气入侵
    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♂? WwW.630xiaoshuo.,,
    突然发生的如此天翻地覆的变故,也彻底打乱了陆笙所有的计划。长陵公主竟然死了,而且还是和谢天赐同归于尽?这怎么可能?
    来不及疑惑,陆笙和沈凌连忙离开东风楼赶往案发之地。抵达的时候,年之遥带领的衙役捕快已经将长陵公主的别院牢牢的封锁。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陆笙来到别院,见到年之遥走来急忙问道。
    “福禄,是公主的管家,说!”年之遥脸色铁青的喝道。
    “是,是!回禀诸位大人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的也不清楚。但昨晚一开始还好好地,公主和侯爷在房间里说话,突然间,我们听到侯爷气急败坏的吼叫声,说长陵,我杀了!
    之后,侯爷和公主就大打出手了起来。他们撞破屋顶,在院子里疯狂砍杀起来。后来,公主突然发出一声尖叫,之后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    等我们醒来,侯爷和公主在两人的房间里同归于尽了……”
    “带我们去!”
    在福禄的带领下,陆笙等一众人赶到了现场。
    长陵公主身着红色的长袍,鲜艳的仿佛一朵盛开的玫瑰。但是,她此刻却已经死了。一柄利剑,刺进了长陵公主的胸膛。剑柄,就握在谢天赐的手中。
    而谢天赐也站在长陵公主的对面,咽喉被长陵公主的佩剑贯穿。两人到死,依旧保持着相爱相杀的一幕,直挺挺的站在房间之中。
    在两人的脚下,一滩刺眼的血迹还没有干枯,依旧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。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样的恨,才能……才能让一对几十年的夫妻不惜同归于尽?”年之遥激动的浑身颤抖。
    一个当朝公主,一个国侯,在他的治下死了,这对年之遥来说,是灭顶的灾难。但是,无论如何他都想不明白,何至如此?何至如此!
    “长陵卫呢?公主和侯爷大打出手,长陵卫是聋子瞎子么?”沈凌暴怒的喝道。
    “长陵卫在三天前就奉命护送财物在沪上港口守着,这些天一直在搬运货物所以没有守在公主身侧!”
    陆笙上前,仔细的看着两人的尸体,又蹲下,沾着血迹放在鼻下轻轻的嗅了嗅。
    “长陵卫身为长陵公主的近卫,怎么可能部离开公主而搬运什么财物?就算需要长陵卫守护,也不可能所有长陵卫都离开啊。
    而且,以长陵公主和谢天赐两人的武功修为,大打出手竟然没有让我们感应到?这不合理,太不合理了!”
    “不错!”沈凌瞬间也意识到不同寻常,“先天之境的殊死搏杀,引动先天灵力,五十里内必然能被感知。但是昨夜,除了那一场雷雨之外,我们并没有感知到任何灵力波动。”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陆笙指着桌上的陶瓮。
    “回大人,这是公主殿下亲自熬制的汤,昨晚上公主把厨房的人都赶了出去,而后自己在厨房之中熬制汤羹。说是给侯爷补补身子。
    后来我看到公主命人将汤羹送到侯爷的房间,之后不久,便听到侯爷和公主咆哮,然后就打了起来。”
    “熬制汤羹?什么汤羹?”
    “小的不知……”
    “们有没有去过厨房?”
    “没有,昨晚公主很晚都在厨房,我们下人都早早的睡了,今天早上我们看到这一幕,连忙赶来报案,所以都没来得及……”
    “走!去厨房看看!”
    陆笙一行人抵达厨房,入眼的一幕将所以有人都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这里,哪里是厨房?这根本就是屠宰场,根本就是一个血腥的地狱。
    在厨房的案板上,散落着肉块和内脏,肉块和内脏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。
    而让所有人都汗毛直立的是这些肉块和内脏,都是人的。
    眼前的一切,让陆笙的脑海中浮现出渗人的一幕。长陵公主举着菜刀,一点点的将尸体放在案板上剁碎,剔出精华,然后慢慢的熬成一锅汤。
    甚至陆笙能想象出长陵公主冰冷狰狞的眼神。但是,这个人是谁?长陵公主身为高贵的公主,什么人值得她这么做?
    沈凌颤抖的挥了挥手,段飞等一众飞凌卫冲进厨房翻箱倒柜起来。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没一会儿,段飞就有了发现。
    从厨房的一个柜门之中,缓缓的捧出一颗头颅。
    “是妙远和尚!”
    妙远和尚只剩下一颗头颅,但死前的脸上,却还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。就仿佛佛堂之中,面露慈悲的佛像一般。
    这一刻,陆笙终于明白谢天赐为何会发出那一声咆哮。
    妙远,是他的儿子,是他唯一的儿子!
    但是长陵公主非但杀了妙远,竟然还将他做成了汤羹?这是何等的灭绝人性,才能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。
    “还记的那一次在塔楼之巅,我们见到妙远和尚,他说,他有一劫,应在沪上,他是躲不了了。如今,他果然应了这一劫!”沈凌低沉的声音响起,为妙远悲,也为长陵公主所做的一切恨!
    “但妙远和尚还说了一句,魔来了!我不知道魔是何物,但我现在敢肯定,魔,就是长陵公主。她的所作所为,不是魔是什么?”
    陆笙缓缓的伸出手,接过妙远和尚的头颅。
    刚刚捧起,突然一丝莫名的警兆从心底升起。手中的头颅,突然间睁开了眼睛。而眼眶之中,却是漆黑一片,就仿佛无比深邃的黑洞一般。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将手中的头颅抛下,一股漆黑的烟雾突然窜出妙远的双眸涌入陆笙的体内。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    精深识海爆开,陆笙瞬间仿佛置身在尸山血海之中。周围的一切,变成了翻腾的血海,而他,就在血海中的孤岛之上渐渐的被血海吞没。
    “魔——魔——”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呼叫,不仅仅在陆笙的脑海中回荡,也在他的心底徘徊。
    莫名的杀意,从陆笙的心底滋生,陆笙的眼眶,瞬间变得血红一片。
    “杀!我要杀——我要杀尽世间的一切……”
    疯狂的杀意,突然间吞没了陆笙的理智,此刻在陆笙的心底,竟然除了杀没有其他的想法。
    “观自在菩萨,行身般若般若蜜多时……”
    突然,一阵仿佛雷声一般的梵音在陆笙的脑海中想起。疯狂的杀意,在梵音之中渐渐的冷却,慢慢的消退。
    陆笙的眼眶中血色也慢慢的消散,短暂的定格之后,突然间挣脱了束缚一般恢复了理智。
    在恢复理智的一瞬间,陆笙一阵后怕。方才疯狂的杀意,差点将他带进无尽的深渊。虽然大脑恢复了清明,但陆笙依旧处于尸山血海之中。
    眼前的血海翻滚着滔滔怨念,刺鼻的气味,让陆笙的心情也变得无比的烦躁。
    梵音不断的响起,陆笙抬起头看向血海的远方,一道光轮,仿佛小船一般从血海之中缓缓驶来。
    一朵洁白的莲台,静静的漂浮在血海之上,妙远和尚宝相端重的双手合十。
    来到陆笙勉强,眼眸缓缓的睁开。妙远和尚面露慈悲的微笑,静静的看着陆笙,“果然是天降之人,无量浩劫即将开启,终于来了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我终于来了?这里是哪?是死了还是活着?”
    “这里是苦海尽头,无边血海。不该来!贫僧这就送回去,魔来了,施主需加倍小心,切勿堕入魔道。阿弥陀佛——”
    梵音再一次升起,妙远的身上顿时升起万道霞光。
    霞光照射之处,血海渐渐消融,陆笙眼前的世界也开始变得扭曲。
    “陆笙,陆笙,怎么了?”耳边传来了沈凌急切的呼唤声。等陆笙回过神来,眼前的世界已经再次回到了长陵公主别院的厨房。
    而自己手中捧的,依旧是妙远和尚的头颅。妙远和尚依旧紧闭着眼睛,嘴角依旧露着慈悲的微笑。
    “陆笙,怎么了?怎么突然愣在那里,妙远和尚身上有什么线索么?”
    陆笙晃了晃脑袋,方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境,但是却又如此的真实。
    陆笙相信,方才自己着了道,若不是妙远和尚,恐怕已经坠入血海万劫不复了。
    轻轻的放下头颅,陆笙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,“走,去再去看看长陵公主的尸体,公主和宁国侯死的有蹊跷!”
    一行人再次回到长陵公主和宁国侯同归于尽的房间,再一次四下搜寻线索起来。
    房间已经被破坏的面目非,房顶也已经消失不见。整个别院,就是一个被拆了一半的废墟。
    由此可见,管家所说昨夜公主和宁国侯之战绝对是真实发生的。但是,却没有人感受到交战的灵力波动。
    甚至,造成了如此大面积的破坏,仅隔一条街的百姓竟然什么动静都没听到。这不合理,非常的不合理。
    “世子,我们发现在别院周围的围墙上被刻了阵图。虽然已经破坏殆尽,但是经过我们修复依旧能辨认,这是个结界阵图。
    如此推算,围墙如果没被破坏,这个阵图能隔离别院和外界之间的一切联系。”
    “这就难怪了,难怪我们什么都没感觉到。但是……长陵公主为何要将结界刻在围墙之上?难道仅仅为了隔离我们的监事?”
    而此刻,陆笙的视线定格在了长陵公主的手指之上,那根手指,似乎特意的伸直,指着谢天赐背后的一面墙壁。
    “段兄,把那面墙砸开。”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