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寻骨行纪 >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根 崩了的大结局
    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下文学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白小墨感到很奇怪,一向坚硬的山,为毛会被她轻轻一震,就给震塌陷成一个洞来呢?
    面对突如其来的跌落,她迅速的冷静了下来,反脚一踢,准备飞出去。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从上面又跳下一个人来,那人和她纠缠了起来,她想甩开,可却怎么甩都甩不开。
    最后两人一同掉落在洞内。
    这个洞是新塌陷的,很窄小,四周还有小碎石簌簌的往下掉着,白小墨抬头往上望了望,这洞挺深的。
    可不论深浅,她只要轻轻一跳就能跳出去。
    但现在有人抓住了她的双腿,掣住了她的灵力,她跳不出去了。
    白小墨叹了口气,十分不耐,低着头说道: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别抓着我的腿。”说着,她还挣扎了两下,很明显,这并没什么卵用。
    “呵……”男人苦笑了一声,“我也不想这样的啊,可问题是你能不能先别坐在我头上。”
    镜头渐渐拉远,只见一个白衣女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男人的脖子上,两手紧紧抓着他的头发,扯紧了他的头皮。
    两条腿儿耷拉在男人的两侧肩膀上,被他的手牢牢抓住了。
    这个姿势……
    两人开始谈判谁先松手的问题,但是谈判失败,于是他们开始僵持。
    总是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事儿,于是他们又开始谈判,只是这次他们谈判的是“究竟是谁应该离开雷鸣山”的问题。
    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白小墨作为正方开始说了:
    “告诉你哈,这里是老娘的地盘,劝你趁早滚蛋,要不然这附近还有我的人,小心我带着他们过来打得你半身不遂!”
    面具男人点了点头,却话音一转,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肯让出这里,那不如这样吧,我们来做个比试,谁赢了谁就留下,如何?”
    这面具男能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后,还有法子将山壁上的雷光消去,本事肯定不小,听到他这么说,白小墨条件反射的就想答应。
    可仔细一想,又觉得不对,这雷鸣山本来就是她的地方,凭什么要答应那面具男的比试?
    “你真是个高明的骗子!我警告你,赶紧滚蛋,要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    这样说着,白小墨又动手使劲儿扯了扯他的头发,疼得他呲牙咧嘴的。
    只可惜这面具男脸上施了法术,要不然她非得挠花他的脸不可!
    “不是,你先听我说……”
    为了避免再被扯头发,男人发挥了三寸不烂之舌技能开始劝说起来。
    “你看看哈,我们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强悍了,随便打个架都得好几天几夜,打完了还都累得不行,太不划算了。
    既然我们都想留在这里,这就说明我们之间必须要有一场比试了,既然要比试,那么武斗不如文斗,你我二人省心还省力,你看如何?”
    白小墨想了想,也觉得这个说法十分有道理,若是以往,有外人来占山,那她肯定毫不犹豫的给打出去。
    可今天有些怪怪的,这山她总感觉有些脆皮,万一到时候打起来再给塌了,把修复阵给弄破了,那可就不好了。
    这人一旦有了顾虑,就没那么横了,她点了点头,算是认同了这个说法,
    “不过我还有个要求,就是你赶紧把这山上的雷光给给给弄出来,没有雷电的山,还能被称作雷鸣山吗?”
    男人答应了,不过他说得在比试过后。
    白小墨在心里也有她的小算盘,如果她赢了,这个面具男滚蛋,可如果她一不小心输了,那她就动手,反正她是不会离开的。
    比试规则很简单,他们每个人都出一个问题,如果对方回答不上来,那就算输了。
    两人暂时达成和解,一齐松了手,从这个小圆洞里跳了出去。
    面具男指着修复阵中心的那条小青蛇说道:
    “就以此蛇为中心,问山有多高,占地多广?”
    白小墨愣了,她抬头瞅了瞅,云雾缭绕,这山比天还高了吧?
    又往四周看了看,山脉绵延不知几何,反正看着比她的冰啸山要大好多。
    要让她说出一个具体的数字,除非她一点一点的丈量出来。
    雷鸣山实在是太大了,她就是飞都得飞上个两天,要是一步一丈量,那还不得耗个百八十年啊!
    她说不出来,她输了,但她不认输。
    “谁主张谁举证,既然你提出了这个问题,那你肯定知道答案咯?”
    面具男点了点头,他当然知道。
    “可我却不相信你,反正又不能亲自丈量,你自然是可以随便说个数字充当答案咯。”
    白小墨开始抵赖,反正她就是不认输。
    于是第二场比试开始了。
    这次是白小墨提问题,她说:
    “雷鸣山上雷鸣果,雷鸣山下你和我。现在开始,我们谁先找到一颗雷鸣果就算赢。计时开始!”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一阵风刮过,白小墨就不见了踪影,留下面具男在原地久久不能反应过来。
    他看着前方修复大阵里面的小青蛇,点了点手指,一道魅紫光芒从其眼中闪过。
    雷鸣果么……他已经很久不吃了,似乎记得在前方的峰头上有一颗来着。
    面具男去了前方的峰头,没过多久白小墨又回到了这里,她望四周看了看,确定附近没有人了,便掐着手诀,修复大阵开了个小口子,她顺着那个小口子钻了进去。
    在地上寻了个方向开始拿起方天戟挖了起来。她还记得早在之前她在这里埋了几颗雷鸣果。
    因为她听说雷鸣果富含雷灵力,对路临羡的恢复很有帮助。
    这次她肯定就赢了!一个小小的闪着紫色雷光的果子躺在她手心里。
    看起来还挺可爱的,白小墨放在鼻尖上嗅了嗅,也没闻出个什么味儿来,也不知道好不好吃。
    就在她思考着用不用咬一口尝尝味道的时候,眼角一瞥,看到了那条盘旋在阵中心的小青蛇。
    咦,好像有些不大对啊?
    在阵外看着好像也没什么问题,可进来了之后,怎么看怎么不对。
    气息有些奇怪,虚虚浮浮,不像是有活气儿的。她皱着眉头,向前走了两步,双手捧了起来。
    这条蛇很真实,但当她拿起来的时候,就感觉出了不对,太轻了。
    轻的像一根羽毛,这不是一条蛇应该有的重量,这条蛇是假的!!!
    顿时,白小墨就明白了一切。
    她被算计了!
    从她回来的路上就开始了!
    那些小精怪都是故意在她途经的路上说些扰乱她心绪的话的,可恶,这么大的破绽,她竟然没发现!
    发现自己被骗了的白小墨很是生气,不过她没有急着兴师问罪,反而将手里的假蛇随手往地上一扔,出了大阵,双手环胸,静静的等待着。
    当面具男拿着雷鸣果回到这里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,他有些愣,干笑一声,问道:
    “怎的,姑娘找到雷鸣果了?”
    白小墨摇了摇头,
    “没有,我输了,待会儿我就走。
    不过走之前我先问你个问题。从现在起,这座山就是你的了,为了庆祝,不如我们把那条蛇给煮了吃了吧?”
    白小墨反手一指,指着大阵中心的那条小青蛇。面具男浑身一抖,干巴巴笑了一声,直摆手,说道:
    “不成,不成的,那可不是蛇,那是雷龙,不能随便吃。”
    糟了,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面具男在心里哀叹了一声,却只能死撑到底。
    白小墨却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,对着他勾了勾手,“你过来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话?”面具男吞了口唾沫,怎么总感觉有种不想的预感呢?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白小墨挑眉,斜睨着他。
    他着实是怕了……白小墨这副样子着实恐怖,似笑非笑的,让人摸不到底。
    不过就算心里发毛他也得过去啊,谁让唤他过去的是白小墨呢。
    面具男一步步走到白小墨的面前,他轻轻咳了两声,试图缓解尴尬,他深吸一口气,挺了挺胸,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,眼前一花,紧接着他的耳朵就开始疼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嗷呜!疼疼疼!”他扶着右耳不停呼喊着。
    只见白小墨冷哼一声,手上用力,耳朵又给旋转了一个圈,他半弓着身子,不自主的跟着白小墨走进了大阵里面。
    心里咯噔一声,欲哭无泪,眼见着白小墨将那条小青蛇拿在手上,灵气散发,青蛇变成了一枚小小的淡紫色的鳞片。
    那是他蜕下来的鳞片。
    白小墨一手揪着他的耳朵,另一只手握拳捣在他肚子上,化去了他身上的法术,摘下他脸上的面具。
    魅紫的凤眸,幽紫的衣衫。
    路临羡觉得他要完蛋了。
    远处传来一阵阵欢呼声,路临羡歪着头看过去,只见四周云雾散了,远远的冰啸山顶上站了许多人,有雷龙,有雪熊,他们都在起哄。
    路临羡的一颗心渐渐凉了下来,完蛋了!白小墨揪着他耳朵的丢人模样都被他们看到了!
    丢人丢到外人面前了!
    他在心里暗骂着,歪着头,一挥袖子,四周云雾又聚了过来,遮住了远处的冰啸山。
    倒霉倒霉倒霉!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白小墨一直脾气不好了。
    原来一个人倒霉透了,就算是圣人都会变成刽子手。
    他早先就醒来了,整个雷鸣山都很高兴,说要为他布置一个惊喜,可他一直在闭关巩固修为,待他出关之后,这才发现一切都给布置好了。
    雷一说他和冰啸山的雪木鸟木木编了个戏本子,到时候由他们把白小墨给骗进来,到时候就让他按照戏本子上写的演。
    戏本子上写着什么霸王硬上弓啊,什么别说话快吻我啊……
    这哪里是惊喜啊,分明是惊吓!
    他根本就不想骗白小墨,也不想演什么大戏,只想着赶紧下山找人,再欢欢喜喜的上山这样多好。
    可是晚了,白小墨已经回来了。
    雷一带着所有的雷龙跑到冰啸山去玩了。
    他被赶鸭子上架了。
    他有些兴奋,也有些心虚,一场大戏被他唱崩了,正想着该怎么收场的时候,他暴露了!
    结果看戏的人高兴了,可苦了他这个唱戏的人。
    路临羡吞了口唾沫,斜眼偷瞧了眼白小墨,发现她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,无端的就渗人。
    汗毛四起,他用手扶了扶右耳,一脸讨好的说道:“墨墨,咱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    一把好牌被他活生生打烂了,他要亲亲抱抱举高高,他不要被揪着耳朵啊喂!
    路临羡在心里骂死了雷一,他决定这次过后一定要好好磨练磨练雷一!
    就在他认命一般,等着白小墨的拳脚之时,却感觉到右耳松开了。
    白小墨十分“温柔”的抚了抚他的耳朵,轻声细语的问了句疼不疼,他梗着脖子直摇头。
    “骗我好玩吗?”她问。
    路临羡还是摇头。
    白小墨却不说话了,她爬到了路临羡的头上,坐在他脖子上,两腿儿耷拉在两侧肩膀上,小手高举,她大吼一声:“去冰啸山!”
    这一声,豪气冲天,紫光一闪,一条雷龙冲天而起,龙首之上载着一个白衣女人。
    天际之上,龙迹云雾间时隐时现。
    白小墨咧着嘴,在心里盘算着,有什么事儿,等到了冰啸山慢慢算,谁也别想跑!
    (全文完)手机用户请浏览m.xbixia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