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穿越小说 > 魏始皇 > 正文 2章 你那么好看说什么都对
    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下文学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无忌听到那个人的声音,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    他声音尖细,难道是个女的?
    是个女的还这么横,十有八九是母老虎。不过幸运的是,这个母老虎现在似乎倾向于保护他。
    无忌遂站起来在她身后大声道:
    “我是来往于大梁和濮阳的行商,这次押货到大梁附近,全被这家伙抢光了,他不光抢钱抢货,还想要我的命!女侠啊,您可要为我主持公道!”
    女侠却并未理睬他,只是握着手中新月形的弯剑,定定地望向前方的杀手。
    那个蒙面的褐衣杀手亦终于停下脚步,凝神戒备。
    魏无忌此时才有机会仔细观察那个杀手的样貌,从他的眉眼看,似乎甚是年轻,也许是个只有二十岁左右年青人。
    面对这个手持奇形弯剑的女侠,杀手似是如临大敌。
    这无形间让魏无忌有了很多的底气,看来这个女侠的身手不错,只要好好拉拢,还是靠得住的嘛。
    “女侠啊,你帮我把这小子擒住,我给你一百金的酬劳!”
    女侠并不回头,只是颇有玩味地道:
    “才一百金,你的命就只值这么多?”
    魏无忌心理咯噔一下,莫非这丫头片子看出来自己刚才撒谎,知道他不是个被抢劫的商人?
    虽然如此,他仍是信誓旦旦地道:
    “我的命何止千金,要知道我可是梦想着成为陶朱公、白相爷那样的大商人!可是这个下作的杀手,他的命最多值十金!这一百金,是买他的命!”
    言出如此,魏无忌自己都觉得这吹比吹得有点大了,陶朱公就是范蠡,在越国当官当到顶,后来不做官了去经商,富有四海,而“白相爷”则是魏国丞相白圭,是个以大商人入相的奇葩。
    “哎呦喂……你这还真是胸怀大志啊,那你要给我起码一千金才行。我赚的是救你的钱,不是杀他的钱。”
    女侠一手握剑,缓缓转过身来,把后背留给杀手,魏无忌看得心头大急,在这“侠客pk杀手”的关键时刻,自家的英雄怎么背对着敌人了,这不是找打吗?
    再者,这死女人坐地起价,恁地可恶,救人一命就要收一千金的报酬?我拿钱砸死你啊!
    但是,在无忌看到女侠正脸的一瞬间,顿时两眼放光,刚才的腹诽啊、吐槽啊全都跑得干干净净。
    他甚至忍不住傻笑起来,痴汉似地道:
    “你那么好看说什么都对!一千金就一千金!”
    原因很简单啊,因为这女侠长得实在够靓!
    脸型是最好看的鹅蛋脸,一双大眼睛黑的发亮,透着一股子野性和不羁,再加上小麦色的肌肤……啧啧啧,这种颜值与野性俱全的女人,就算放到后世都属罕见,何况是在这个男权社会、视女人如花瓶的古代战国?
    魏无忌毫不犹豫地承认自己是外貌协会,而且丝毫不以此为耻。
    触到无忌饿狼般的目光,女侠警惕地后退了两步,忽然面露疑惑之色。
    无忌正兴奋地搓手,一边搓掉一堆大大小小的泥球一边说:
    “女侠啊,请你快点出手,只要抓住这个杀手,我这次经商丢失的财货有可能找回来的,到时候就能给你个首付款了。”
    说罢,他抬头望向杀手的方向,竟看到空空荡荡,连一个人影也没了。
    女侠有感于无忌的迟钝,用看白痴一样的慈祥目光打量着无忌,解释道:
    “他已经跑了。”
    “嘎?”
    “他跑了,不战而逃,就在我转过身来的时候。”
    女侠的语气风轻云淡,似乎是不把这当回事,但魏无忌听了却是心头狂跳,后怕至极。
    那个杀手不惜追杀他一天一夜,本是志在必得地取他的性命,为何在此时轻易地退走了?
    女侠的出现是偶然?还是刻意的设计?
    想到这些,魏无忌连望向女侠的目光都变得冷冽了。
    但是这些怀疑,这些推测却是完全不能说的,只因魏无忌的性命正掌握在她的手中。
    正所谓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着实蛋疼”!
    魏无忌叹了口气,颇为遗憾地道:
    “天杀的杀手,竟然跑这么快!下次见到一定要抓住狠狠地鞭尸三百下!”
    然后又迅速在脸上堆起笑容:
    “多谢女侠救命之恩,请你再辛苦半天,护送我回到大梁,便可兑现那一千金了。”
    魏无忌的心在滴血……
    一千金是个什么概念呢,十户中产之家的财产总和。所谓中产之家,折算到新世纪的标准,当然是有房有车,家庭成员总年薪超过30万,每户资产在500到1000万,而一千金,就相当于这些乘以10。
    魏无忌虽是个王子,却是并未举行成人礼的小王子,根本就没有自己的资产,生活费基本上月月光……上哪弄一千金给这丫头片子去?
    可惜女侠听不见魏无忌的心声,只是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,拍了拍手道:
    “很好,那出发吧。”
    她熟练地把食指放进嘴巴里,拉了个嘹亮的流氓哨,不远处的草丛中顿时一声马嘶,一匹雄峻挺拔的红马从草丛里站起来,嘚嘚地小跑过来了。
    无忌见猎心喜,却并非是因为他懂得相马,而是想着什么“两人共乘一骑”、“耳鬓厮磨”之类的东西,忍不住心头发痒。
    谁知女侠利索地跳上马背之后,缓轡而行,把无忌晾在了原地。直到走出三丈开外,女侠才回过头来道:
    “你快跟上,不然别怪杀手再追过来啊。”
    “哈?你骑马,我走路?”
    无忌忍不住吐槽。
    “那不然嘞?”
    女侠亦是理直气壮。
    三分钟后,魏无忌拿着女侠的剑鞘当拐杖用,在后面吭哧吭哧地跟随,还得时不时地被吐槽“你好慢啊”、“你的腿好短啊”、“能不能走快点”之类的。
    这小娘皮,有本事我骑马,你走路啊!
    日头西斜之际,两人终于看见了大梁城巍峨的城郭。无忌也已经脚底磨得起泡,累得差点要口吐白沫了。
    入城之后,太阳恰好沉入地平线,城门也在两人身后隆隆关闭。
    “你安全了,我走了。”
    女侠转身要走,无忌连忙抓住她坐骑的缰绳:
    “等等!怎么现在就走,你不要那一千金了吗?”
    “当然是要的,只不过我还有事,没时间陪你叨逼叨逼。”
    “那我怎么给你钱啊?”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会去找你的。”
    女侠轻轻一脚踢在无忌的手腕上,无忌的手臂顿时一阵酸麻,松开了马儿的缰绳。
    马蹄声响,少女已是朝着城东的方向而去。
    无忌愣了愣,心中莫名地有些不舍,连忙喊道: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!”
    “田夕!田夕的田,田夕的夕!”
    魏无忌到底还是没明白田xi的xi要怎么写,但田夕这么着急离开,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办?
    田夕此时正坐在马背上哼着小曲儿,心里想的却是,这个魏国的小王子,长的虽然还不错,但是人品似乎很是辣鸡啊!
    还有啊,那个杀手为什么见到她之后就跑了呢?杀手的声音似乎也在哪里听到过,会是哪里?难道她见过那个杀手?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田夕只觉脑袋发胀,甩了甩头发,心道先回家再说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马儿在一座大宅的门前停了下来。
    “咦?这么快就到家了。”
    田夕下了马,自有仆从上前牵过马儿的缰绳,而在她头顶的门楣上,挂着一块烫金的硕大匾额,赫然便是“孟尝君府”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xbixia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